四色猜想

sweetest:

「新单」第一句就被惊艳~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静看光阴荏苒,怦然心动如往昔。


歌词: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说得出口的旦旦誓言
借我孤绝如初见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
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
静看光阴荏苒
借我喑哑无言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
也不念
静看光阴荏苒
借我喑哑无言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
也不念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说得出口的旦旦誓言
借我孤绝如初见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
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
静看光阴荏苒
借我喑哑无言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
也不念
静看光阴荏苒
借我喑哑无言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
也不念

恰恰什么都不做,才能表明你的一切立场


PACO-KONG- chihato:

当你急于想证明自己有内涵的时候,却常常显得很浅薄;当你极力想展现自己很性感时,却容易显得很可笑。有时反而当你放松时,却不小心看起来有种自在的魅力~

存档灵魂:

我不愿与人重逢——哑着嗓子在说什么,说我们已消耗殆尽,我们从没离开一个地方远去,也从没一个地方保存我们。过去在一切之外,我们就是证明,缩进螺壳想象海水,真实是一根铁丝。有时真觉得无话可说,就这样在大地上睡眠,那回忆一直响着,直到变成轰鸣。


【文】顾城


我不愿与人重逢
那会让我想起毁坏的生命
树枝后涌起泡沫
波浪也失去弹性

哑着嗓子在说什么
说我们已消耗殆尽
我们从没离开一个地方远去
也从没一个地方保存我们

过去在一切之外
我们就是证明
缩进螺壳想象海水
真实是一根铁丝

有时真觉得无话可说
就这样在大地上睡眠
那回忆一直响着
直到变成轰鸣




深秋也似初春,乍一看万物繁盛却也看不出将要结束之前它们是怎样,如我们想象般颓败或是凋零。这样看起来世间的假象却也多的数不胜数 。


帅气


山幽水渺:

老相册:

帅气回眸的苏联士兵

1971年,莫斯科,Vladimir Vyatki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VintagePhotos


山幽水渺:

浅浅:

我们是不善交心的一类人,没什么了不得的原因,只不过当你翻山越岭,穿云如海,历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到我家门口,兴许不会那么轻易转身走掉。只不过当我栽松酿酒,扫雪烹茶,心怀十年如一日的期待,不至于只等到一个敲门问路的人。


提笔,写你

边城诗社:

文/十三


我无法感知凉风的因由
也无法探究宇宙的背后
我只能听着这夜里的
虫鸣声,静静地想你

我无法走进你的美梦里
也无法阻止你我的别离
我只能提笔纸张铺平
让笔尖,静静地写你

如果能重来,如果不能
都想遇见你或者不遇见
我未能安抚矛盾的心
虫鸣声,夜深未眠